yuyu 发表于 2018-5-4 21:43:39

李卫对于这又出乎自己意料的情况也感到头疼

过。
“撤退!快退!”黑人大汉见叶欢逼近,连忙转身就逃,同时大吼。
万一这些人是故意困住自己,另外有人要对李诗彤不利怎么办?现在那个包厢里只剩下李诗彤还清醒,其他主管全部爬桌子底下了,要出了什么事,没人能帮忙。
命运多舛……似乎只有这四个字才能形容女孩的遭遇,花季般的青春年龄,经历的这一切,还没有把她彻底摧毁,已经算这个女孩足够坚强了。
“不用了。恐怕他们已经警觉了,在抵达山脚之前,不会轻易露出动静。你们贸然出去找,恐怕会被对方埋伏。”叶欢摇头阻止了三人想要再度出去的想法,而是说道,老三,你跟老五老六一起躲起来,分三个方向隐蔽,如果有敌人从你们那边逃离,不要开枪,用匕首干掉。
叶欢被隔离在单独的房间,老二等人相伴,各自沉默无言,房间里只有浓厚得散不开的烟雾在缓缓缭绕。
就是这样,李卫躲在床底之下,静静地等待着那个小偷的来临。
“哦?原来如此。那……这可真难办啊!”李卫对于这又出乎自己意料的情况也感到头疼。
“但是,他往地上一滚,那火不就是灭了吗?”凯边跑边问。
“额?”李卫感觉有些不秒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什么事?”
仔细看了看李卫的神色,确认李卫并不是再说谎话之后,贝狄威尔才缓慢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好,我们加入你们!”
“不是,我们不喜欢,甚至是讨厌南方的人,就是因为他们学那些罗马人一样,喜欢用奴隶。”贝狄威尔静静地说道,“我们这些土生的不列颠人,因为信仰德鲁伊教缘故,不喜欢把人作为工具。人与万物一样,都是生命,这是德鲁伊的教义。”
“很好,你们做了一个很聪明的选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李卫对于这又出乎自己意料的情况也感到头疼